您现在的位置:2020年香港免费资料大全 > 教育科研 > 课改前沿 > 正文内容

吉林驰援武汉医护人员战“疫”日记(八):“明年,我要去武大看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6-22 浏览次数:

   2020年1月30日,武汉,晴。

   其实还是习惯手写,也许骨子里就是个老人家吧!不知不觉。 已经从长春到武汉有五日了。

   武汉的天气不似长春那样寒冷。

   路边已经见得绿草,还有春泥的湿润。 一切都是生机勃勃的。 相信春来了一切都会越来越好。

   1月28日,我第一次进入疗区。

   虽然防护服练了一遍又一遍,但是真正到了战场也不由得担心起来。 按照墙上的流程穿戴起来,推开一道道门,抵达战场。 每个人都是相似的,都是一个大白。 为了彼此区别,我们都把名字写在胸前和后背,每位患者都将自己包得很严实。

   武汉的气候室外很温暖,室内却冷得紧,再加上所有患者几乎都高热,看上去都虚弱无比。

   当我为一名患者换上一瓶续点时,“好冰啊!”“冰?”我有些发懵。

   “这水好冰啊!”顺着她的眼神,我才意识到她指的是输液。

   “你有热水袋吗?”“在脚下。

   ”我从严实的被窝里拿出热水袋时,热水袋已经是凉的了,去卫生间帮她灌了水袋递给她,她笑了笑,又睡了过去。

   冰,这个词真形象啊,不像冷、不像凉那么抽象。 冰,刺骨的感觉吧,这也可能是每位患者的真实感受。

   护士长总说要换位思考,换位体验。

   冰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?也许就是冬日里不会游泳的人,突然掉入冰窟窿里哪有恐惧、刺骨、窒息。

   真的希望这些患者快一点好起来,早一点战胜病毒。 武汉加油,武汉必胜!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